点击最多

 

猜你喜欢

一到路口和其他小车遭遇就动弹不了

2020-12-24 00:15

中山大学智能交通博士沙志仁介绍说,该标准实际上是推荐性标准,并非强制性,在城市实施划线停车时可作为重要的参考依据,建议实行。

杉木栏路塞车时中间穿插而过的人

2008年开始,紧邻御龙庭南侧的黄花岗公园用地,容纳百来辆车没问题,但两三年前公园将这块地复绿;另一块原来是变电站的工地,也能停百来辆车,去年开建变电站,停车场也被取消了。于是,在淘金东路上,每晚都会出现过百辆私家车拆牌过夜,交警抄牌无门、拖车不及的情况。王杏也曾经加入过拆牌停车的“大军”,“经过争取,有关部门终于了解了这个社区的停车需求,不过应对的措施并非为这个社区修建停车场,而是打起路的主意”。

十八甫路的路边停车也不容乐观,这里路两边都划出了停车位(大图),只剩下中间一个车道可供车辆通行。“在这里十天有七天是堵车。”市民钟伯说。而且堵车以早上8、9点上班上学高峰期最厉害。记者见到,该路的咪表停车位至少还有4个车位,但仍有车辆不愿“就位”。两辆小车停在一银行门前长达半小时,不见车主。整个路面车辆停放散乱。“十八甫路宽也就六七米,两边都要走人,咪表停车位不是添堵吗?”车主刘小姐说。

这种新兴的时段性占道停车仍是敌不过需求的压力,咪表停车变着法子违规经营。近日,记者来到淘金东路看到,路边竖起了两块“p”停车警示牌,下面有一段文字说明:“19:00-7:00超时拖车,停车起点”。按照规定,在这个时间是不能停放车辆的,但现场仍停满了车辆,现场的保管员更是忙得不可开交,正指挥着一辆轿车停进时段性占道停车位。当时正值淘金东路上的中星小学放学期间,接送小孩的车辆沿着附近的淘金路和太和岗路排起了车龙。

一位街坊告诉记者,道路的另一侧是施工多年的楼盘工地,一到晚上就有大型的泥头车和水泥车进出,由于停车位占用了道路资源,一到路口和其他小车遭遇就动弹不了,必须等泥头车慢慢倒进工地后,才能开动。

一位业内人士表示,近年来雨后春笋般的路内停车已经给广州的市容造成负面的影响,希望有关部门能趁这一次停车收费调整的契机,对全市的路内停车进行普查。

御龙庭业主王杏对身边这个路内停车的演变再清楚不过了。在王杏入住御龙庭小区之初,淘金东路原为双向两车道,路宽约为8米,作为淘金路的延伸,该路段车流量并不多。随着周边社区业主的入住,规划滞后的车位开始显得捉襟见肘。面积约0.6平方公里的淘金路地区,停车位与户数比不足1:10。淘金社区的御龙庭小区住着800多户人家,却只有200多个车位。

演变

记者巡城发现,占据道路三分之一的路内停车在老城区被“吐槽”最甚。广州的西关片区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双行道多改成单行道,而近年来,单行道再遭瓜分,为咪表等路内停车位“让位”,附近居民对咪表停车位怨声载道。

“时段性占道停车位一方面缓解了这一片区的停车难压力,不过时段性的限制在实行几天后就形同虚设了,这些道路资源更多成了咪表公司赚钱的工具。”王杏说。

为此,该路段特地从去年7月开始也改成单行道,只允许车辆自西往东行驶。据悉,这也是广州首次试行这样灵活的停车方式,随后多个街区也纷纷效仿这种做法。

在巡城中,记者发现无论是正规的,还是违规的路内停车,似乎随意性很大。路内的划线停车是否有一定的规范可依呢?

荔湾区文昌南路属于单行道,沿线数百业主车辆必须途经广州酒家步行街口才能回家,而上下九人群密集,穿行困难。“即使车技熟练的的士司机都怕到此,周末更甚。”一受访司机说。他建议“把长寿路到名酒中心公交站(文昌停车场)之间路段改为双行线,取消路边咪表停车位,交通即可顺畅”。记者在晚间来到杉木栏路一带,看到时段性堵塞,在密密麻麻的车龙中时而还有许多搬运货物的拉车、三轮车穿插而过。市民刘先生也深有感触,自己住所外的道路已经被划了停车线。原本宁静的道路,一下子车来车往,感觉安全系数都降低了,更为烦心的是,这些停车位和民居近在咫尺,有些车子的报警器经常在凌晨两三点莫名叫起来,扰得居民们无法入眠

仁济路一咪表停车位管理员称,其所负责的车位共13个,停车费8元/小时,基本每天爆满。因为仁济路靠近十三行路,批发市场繁荣,常常有货车24小时停放在此。在仁济路开香纸铺的陈伯说,这里本来就是单行车道,划分后更窄。“路边泊车位招来了越来越多的货车。”堵车的直接后果是店铺根本不用做生意,行人贴着店门走。陈伯在这开店二十几年,“未划停车位之前,路还宽敞,但现在天天堵。”

“6米”硬性规范胎死腹中

路内停车瓜分单行道

从2012年7月12日晚7时起,市公安局交警支队会同有关部门在淘金东路南侧(中星小学路段)试行时段性占道停车。事实上,该路段此前已经在道路一边划出咪表停车位,而新增的时段性占道停车位则每天的19:00-7:00占用了另外一边道路,

一个社区的路内停车史

添堵

2001年开始,停车难开始困扰广州老城区。其时,广州市交委以兴建停车场征地难、投资高、建设时间长等理由,“暂时”力推咪表停车位解决难题。不过,“暂时”一晃眼就是12年,广州如今的路内停车已经一发不可收拾,数量蹿升至4.5万个之多。

路内停车需要“正规军”

广州市停车协会会长潘国璠则指出,广州曾有意实行路内停车设置规范,但在相关会议中遭遇争执,矛盾点在于不少街道提出城市特殊性,因为如果严格按照国标,广州不少内街内巷不具备划线停车要求,那收益也会大打折扣。自此之后,国标在广州无疾而终,路内停车也日趋混乱。

管理

记者巡城发现:路内停车随意性很大,数万个占道停车场给老城区添堵,市政协委员呼吁政府收回路内停车收益权

“谁都不愿意花钱建停车场,宁愿搞关系霸路边停车位,能审批的就审批,不能审批下来的就随便在路上画条线搞非法停车,这就是广州非法停车场泛滥的最大原因。”政协委员曹志伟直指广州路内停车之弊。

这样的标准是否具备刚性规范,是否在广州实行过呢?

呼唤

曹志伟则认为,市政道路属于国有资产,属于全体市民所有,政府应当收回路内停车的收益权,全面取替马路人工看车收费的个体私营行为。“路内停车收费属于行政性收费,应当统一管理,无论涨价与否,这部分收入应该全部落入财政的口袋,每年路内停车的收益全部用于公共出行设施和停车场的建设。”曹志伟建议说,甚至收费人员都可以统一着装,让“黑停车位”无所遁形。(文/图 记者 许琛 实习生 林楚珍 洪楚君)

记者巡城发现,路内停车设置的“国标”被弃而不顾,老城区路内停车更加混乱。政协委员建议政府收回路内停车收益权。

记者检索发现,早在2010年,中国首部停车位“国标”—— 《城市道路路内停车泊位设置规范》便开始实施,其中明确规定了路宽不足6米的机动车单行道不得设置路内停车泊位、宽度不足4米的窄路以及人行横道不应设置停车位、窄于8米双行道禁设路内停车位,如果双行道比8米宽但小于12米,也只能单侧设置车位。北京当年就按照国标对全市不符合标准的停车位进行排查。

去年,市政协常委曹志伟就曾在微博上“爆料”,海珠区天园路这条非市政路,半夜险被偷划路边停车位。个案暴露了广州市路内停车位管理混乱。实际上,非市政路或小区路偷划“黑停车位”的现象近年来层出不穷,线一划就能坐地收钱。